2017 07<<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09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等到葡萄成熟時

2005年08月08日 14:41


被人說很久沒更新了,其實並不是因為沒發生甚麼事,而是完全相反
Top 圖一早就畫好了,掛著寫一半的事情也有兩次了.... 總而言之就是....
有屁時間更新啊
有屁時間更新啊!
有屁時間更新啊!!
┴─┴╰(‵口′#)╯┴─┴

要寫一些很久之前發生的事
==================================

交完稿子的那一刹那總是很空虛的,精神上的緊張鬆懈下來,馬上就會覺得疲憊,本來說馬上接下來畫下一期,但是很沒幹勁,就補日記補日記。伊謝是會提前交作業的乖孩子,我麼拼死拼活也能在期限之內交,相比鈴子和淚淚那對拖稿王,這邊兩個[應該]都還算省心。
上次的日記停止在上上周,那周的週五,接到電話,一年不見的號碼,
“你現在在哪里?”“啊?我在上班啊?”“我們現在上了到廣州的火車了,晚上出來帶我們浦。”“嚇?等等!你們幾時到?”“八點十五分花園酒店門口見。”
於是很無辜的――但也竟然趁著下班的空隙把《咆哮女郎》看完了,真是好漫――乖乖到了約定地點。準時,大家都是前後腳,一米八的個子很適合拿來做人版,不用招手也異常容易分辯。不同的大概在於,去年仍然是學生的彼此,今年都在工作了。成熟是無可避免的矜持。
“哦,你染了頭髮”“為什麼你這麼快就發現了”“因為很明顯嘛。”“你,你不行了你,發線開始上移了”“媽的,我現在連分界線都沒有了。”晚飯是在蕉葉吃的,開了利智的奇怪紅酒,男方是酗酒狂,我之前未曾有幸體驗過此人灌酒的功力,這次領教到了。女方坐定就開始打人:“這人一路上都在說我,說我肥啊,說我醜啊,說我怎麼還不去整容啊,說我口臭啊。”……嗯,《我的野蠻女友》那部電影真是太溫柔了。打完一圈之後拿著梳洗工具去洗手間刷牙,真的很介意被說口臭麼。
頭髮長長了之後更成熟了,未變是精緻的臉和五官,無論是正面還是背後看身體的曲線都很好,至於個性方面,這麼多年,已經不能用奇怪兩字概括了。當初說過:我跟這個班的每個人都有仇,我以後一定會報復他們的,只有你沒有,你對我最好。於是每次短暫的歸國,都會被這人拉著不停講話,好像發條壞了的音樂盒子。我一邊受寵若驚狀聽她講話,一邊回憶自己之前做過的事:幫此人買水,幫此人買報紙,上英語課聽此人不停講話,聽她糾正英語老師的錯誤並被英語老師訓斥“我不講了你上來講好不好”,因為說“我向來都是一個人坐的”而跟此人調位,還有因為不想做英語課代表帶早讀而成為了英語課代表,無論在當時和現在來看都是無比青澀的事情。
而另外那邊那個說“哼哼,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你嫁了牛也就只能隨牛啦哈哈”的牛姓同學。所有交往過的女性同學都在同一個班已經夠轟動了,還要以第一段只是因為女方跟其他同學以一餐飯打的賭就被迅速甩掉,第二段的時候跟自己的好友兼同班同學爭另外一個同班女同學成為注目對象,第三段被對方明戀好久[暗的太上臺面就變成明瞭]不知怎麼拒絕以出國為契機沒留下任何解釋就走人的傳奇經歷留下眾多八卦在同學會校友錄上久久回味。當中的複雜關係是,他現在將近五周年的交往物件就是當初那第一段的女主角,這是他混亂的初戀,貌似不是她的,第三段的癡情女生則是我的密友。多年後終於去了悉尼而陰差陽錯的男主角去了墨爾本的癡情女生。
當我們拋下身後這貌似錯綜複雜的關係坐在一起談笑的時候,我經常都在感歎,初三隻跟這群人同班了一年,除去寒暑假的話也就九個月不到,以什麼能量把我們的關係維繫到現在。上了高中出國者眾,埋藏在記憶裏,再提出來還要恍然一下“這人是誰叫什麼名字”的角色們,為什麼偏偏洗刷不掉跟這幾個人有關的記憶。一年回來一次,回來之後就慣例打電話說:“我回來了。”“哦,回來了。”“那,去哪里玩好呢。”後來就變成“喂,是我,我回來了。”“我知道你回來了,你不回來怎麼會用這個電話”“你不是去廣州了麼,怎麼還不換電話。”換了的話,維繫著的細線斷掉也是很容易的吧。我懶到不會主動維繫友誼,偏偏這幾個傢伙是一年不見也跟昨天剛一起放學的人似的。見面的寒暄不過3句:“你怎麼還是沒變”“你不是也沒變嘛!”“誰說的!這書包是新買的!鞋子也是”然後就若無其事的吃吃喝喝說說笑笑。幽默的男生是有趣的,漂亮的女生是有趣的,看幽默的男生和漂亮的女生打情罵俏也是有趣的。不過被灌了很多杯酒則完全不有趣。喝到第五杯的時候,那瓶紅酒開始見底,“跟你說哦,我跟她認識了十年了”,驚嚇,算了一下,真的十年了,脫力狀,怎麼過的這麼快,老了老了,老什麼老,我們認識也都九年了!嚇?九年了嘛?我的人生才幾個九年!認識這幾個混蛋就去掉一半了!是吧,你才活了二十多年,跟我的友誼就 9年了,來,為了這半輩子的友誼,這最後一杯怎麼也要喝下去….
事後也很佩服自己竟然喝的下去。坐在的士上的時候已經徹底癱了,問,你們什麼時候走,“明天”“周日”,貼著的胳膊感覺到心跳,“嗯,那,好吧,明年見。”“你明天起的來麼,要不我給你morning call吧”“不用了”“那,到了之後打個電話給我”“嗯嗯”“明年見”“路上小心”。那天睡的很死很熟,以至於醒來的時候好像昨天不過做了一場美夢。我現在仍然不記得他們都在哪里和哪里,也不清楚他們將要去哪里和哪里,我只知道明年我們在世界任何地方見面。

然後那週末直到昨天,工學院大範圍廣面積的XP活動,被太多人日記來日記去,照片的很充分,我也沒必要特地去提起,顆粒死跟照片很不同,鏇子跟照片很不同,更加瞭解MOMO了,其實跟我也有點象,呆死和童都有意外羞澀和意外不羞澀的地方,雞雞做為男寵的地位已經固定下來深入人心了,言一貓魚,此兩人都跟印象相反,算是意外收穫。開心不知時日過,還想再瘋狂的聊天,又覺得持續下去一定會厭煩和累,這個樣子剛剛好了。落落的新書叫,《那些生命中溫暖而美好的事情》。寫的就是現在,此時,這樣吧。今天仍然沒有空調而且水壓不足,這個夏天一切都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留言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