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5<<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07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0 Years After

2005年11月02日 05:36

恩,我地理很差
1982年,在武漢
1985年,在白城附近,睡着滾熱的炕,中待過長白山還有濟南和東莞
1987年,武漢,至1991年間,每年暑假都會去一趟煙臺,在海邊曬至脫皮,順路會逗留在青島長沙或者濟南< br>1996年,深圳,武漢,廣州,還是深圳
2004年,廣州,偶爾深圳,廣州,上海
2005年,繼續深圳

3嵗開始習慣于坐火車,從軟臥到硬座通殺,睡在硬座座位下面或者三個人一起睡硬臥下鋪,從窗戶爬進車廂裏面,睡在硬座售票員的位置,在火車站不出站轉車,睡乘務員的車廂,路過湖南的時候劈沙曩籽的西瓜,路過州的時候吃脫骨扒雞,路過韶關的時候吃褒仔飯,車廂只有三個小風扇卻超員 100多人,廁所的門口和裏面一直被佔據,冷水不足也無開水,春節時間各地火車站的長龍和翻開行囊檢查的民警,全是麵粉團的餐車肉丸子還有加了原價幾乎一倍的黃牛票.

上鋪燈光充足而安靜,下鋪敞而熱鬧非凡,不知何處冒出來的小孩在竄來竄去,大笑和哭泣,沒有方便麵和開水的年代,人們縂顯得格外熱情,毫無芥蒂的天南海北,從上車到下車。熟睡后窗簾打在臉上,泥土的味道掠過鼻翼,車燈照不到的是一望無盡的暗,我們縂以爲燈光遮掩了它們,它們卻在廣袤的大地上四處流溢,隔三秒,呼嘯而過田地邊兩盞微弱的燈光,然後再格三秒,你會看見下一盞。數着數着又是幾十哩地,火車沒有急轉彎,但是能感覺到車廂的傾斜和銜接処嘎吱作響的聲音,彎過的外面那一大片地,才記起原來地球三成是土七成是海。才想起人類不過是億萬种生物中之一。天亮了你又會踏在另外一個城市,吸着很相似的空氣看着很相似的天。如果不是因爲青島在買炭烤魷魚,武漢在下雪而深圳很曬,你也不會察覺到經度綫和緯度綫的作用如此神奇。< /p>

武漢出現的第一本少女漫畫是《美少女戰士月》,當時正是考初中的提前班下課,曬的發燙的封皮述説着另外一個時代的來臨,高一或者高二第一次見到靈貓網點紙,初三第一次見到正版漫畫,煙臺的漫畫鋪子在菜場裏面我每天光顧只是因爲畫書大王有雙星奇緣的連載,小學二年級開始學水彩,三年級是國畫,一個學期的學費是40元因爲太貴沒有繼續。參加過一些比賽,而那個城市的升學壓力讓我們早早放棄了愛好穿梭于各種補習班之間。小學六年級快過去的夏天才開始畫不穿公主裙的男人,初一的時候魔幻遊戲出了,之後開始為頭髮凃,籃球飛人上市,改變畫耳朵的方法,而小原千繪則影響了面型手型衣服皺紋等等很多地方,游素蘭之前已經學會如何去畫集中綫。初三的暑假除了沒有作業就是一周一張的水彩,高三開始爲了大學奔波于素描畫室,在小學數學作業本背後畫跳舞的新疆娃娃,命令擦掉,在圖畫本給長頸鹿上色,被沒收,參加百名童星向武漢雜技節獻字獻畫活動,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的確良布上畫畫,三輪車載着我們經過長江大橋,被太陽融化的汗滴在畫布上。初三參加學校設計校服的比賽,平時在嘲笑我的人都為我投票然後得了一等獎,我捧着獎品那大堆的書籍回來他們一沖而上人手一本隨後做鳥獸散。

買了很多書也不知道還價,看着它們的價錢從1.9、2.2、2.5變成4.5、6、8.5然後9,跟每個漫畫店的老闆都很熟,再拐彎抹角也要挖他們出來。在每個城市都講普通話,在煙臺講煙臺普通話,在武漢講武漢普通話,在深圳講深圳普通話,不通融的近乎幼稚。畫畫的朋友在小學很多,初中漸少,高中絕跡,那些比我畫的好的人從此只用筆來寫字,於是只有我被命令着出一個又一個板報,便在無人的中午校園奮力的畫直綫,竪直綫,畫格子並在放學后天前把各種形狀的花邊填在文字之間。

如果長久在武漢待下去,雖然可能會有點悶,但是只要漫畫的來源保持穩定,還是能開心的繼續,不知道割網刀和原稿紙的人不會奢望去擁有它。但是深圳有正版漫畫,不要喝飲料不要吃零食不去買衣服,就可以追逐着集數買下去,看下去直到這部完結那部再起。不知道半價漫畫的人不會奢望去擁有它。但是廣州有越富,已經汎濫到無書可買的小店裏面堆滿了我不可理解的殷切的臉。我喜歡青島法租界的大石頭房子,海邊棧橋走上去一路都在賣好吃的螃蟹,3元的大碗牛肉面還有會放心借手機給你用的路人。在護士學校的宿舍住着,跟着棗莊來的人去看嶗山,看青島人拿着塑料袋裝嶗山啤酒回來喝。看青島礁石的海和沖刷上來的海星。我喜歡武漢,喜歡見面就像駡人一樣的問候和42度的夏天滿大街的竹床,喜歡炸雞店旁邊賣美少女戰士的不干膠,喜歡小學門口的漫畫販子騙錢的嘴臉,喜歡永遠攪不白就吃下肚子攪糖和四毛錢一瓶的香蕉汽水,喜歡第一中,第二中,第十中,直到第不知道多少中開辦的補習班,喜歡淩晨5點的熱乾麵。喜歡一吹就破的叮咚,喜歡正月十五大學裏面的噴泉。喜歡武漢大學的標本舘和櫻花還有紅豆餅,喜歡從后山的地震預報中心翻到露天影院看完全不懂的電影。喜歡週四政治學習的下午可以去媽媽大學的圖書館整理書籍,作爲代價我可以不寫單子拿很多書回去看。喜歡圖書館的小梯子和書的臭味,灰塵撲落在陽光中搖曳。喜歡給書籍背後貼上借書條和放借書條的小袋子,喜歡給他們蓋章。騎着自行車去“大力推行普通話”的校園聼講黃陂話的老師解析奧數題目。在歷史課上畫小本子還“禁止外人穿越”,吃飯之前不停編撰可笑的劇情。地理書空位很多所以都是四格,筆記本空位很少所以只有Q版。我喜歡廣州五折的漫畫,喜歡燒骨店旁邊的酸奶,喜歡毫不安全的夜晚和過分好吃的餐館們,喜歡那裏混亂的交通讓我想起武漢。喜歡地鐵和機場,喜歡上下九和北京路的零食和小吃,喜歡在淩晨掰開公司的走火門,喜歡 XP和壓馬路,喜歡錢櫃和鈴伯母。

於是回到深圳,像當初踏足此地時生疏,原來的公交車改了路綫,原來的餐館變了味道,原來的書店関了門,我在到處張貼着轉讓廣告的鋪子前面,找不到一張認識的臉。或者說這個社區我從未嘗試融入過,認識的人們都在稍短的駐留后匆匆離去,散佈在加拿大新西蘭英國澳洲英國。這裡有數不清的酒吧飯店,但是書城已經不買網點紙,這裡有數不清的衣服鞋子,但是漫畫店都搬了傢,當初買割網刀的商場五樓,現在是美食廣場而我已經不再刮網。漫畫是毒品,只要哪個城市沒有它,我就無法生活下去,我發短信給童說那本《XXX,你死定了》的封面是不是你們畫的童和戴竟然無比的羞澀。我滿嘴都是XP,迷,好煩,囧等需要解釋含義的詞語。仍然彆扭的說着普通話,即不是武漢人,也不是煙臺人或者深圳人。感覺到性格在逐漸固定發出咯啦咯啦的響聲,變成越來越會假笑和隱藏的人。

母上說,來深十年了,好快。
我說哦是麽,真的。
1996年,米倉千尋唱着10YEARS AFTER我們拿着磁帶甩着胳膊逃課尋找漫畫店,十年后漫畫店和我們都不見蹤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留言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